Skip to content

Caffeine Scene chinese

世界各地的茶文化和咖啡文化

全世界每天消费22.5亿杯咖啡和8000吨茶叶,每一杯咖啡或茶都能自成一体,代表着一次文化之旅。

漫步于任何一座大城市的中心街道,无需走远,定会经过一处可停下脚步、供您品茗或咖啡的地方——当然,喝的也许是星冰乐、澳白、珍珠奶茶,或脱胎于全球最受欢迎两种饮品的其它特调饮料。几个世纪以来,咖啡和茶皆是世界各地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我们对两者的爱仍在与日俱增。

真正爱咖啡和茶的人不止于品其味,更愿一表敬意。位于英属哥伦比亚新威斯敏斯特的Great Wall Tea Co.茶铺用茶叶罐构成了不容错过的马赛克墙,并以此闻名;喜剧演员Jerry Seinfeld打造的网播节目《谐星乘车买咖啡》(Comedians in Cars Getting Coffee)不久前推出了第十季;居于上海的艺术家康怡(Hong Yi)运用咖啡杯底留下的圆形印渍进行艺术作品创作;《烘豆》(Roast)和《咖啡因》(Caffeine)杂志则双双登陆书报亭;设计师兼插画家Chris Santone则创作了整整一部书:《抹茶:一本生活方式指南》(Matcha: A Lifestyle Guide),以膜拜引得各家咖啡潮店通过采购竹筅、由茶叶细磨而来的抹茶粉。


《咖啡因》杂志;《抹茶:一本生活方式指南》

美国城市社会学家Ray Oldenburg将咖啡馆称为“第三空间”——不是家、不是单位,而是一个供常客们放松、相互接触、探讨时政和了解最新消息的公共社会空间。自500年前,中东和欧洲出现第一家咖啡馆开始,这一点就未曾改变,尽管如今的新闻与讨论更多的是通过咖啡馆的无线网络进行。对有些人而言,咖啡馆甚至已称得上是第一或第二空间。自由职业者只需花上一杯咖啡的钱,就能在咖啡馆坐上大半天,敲击着笔记本电脑键盘,把咖啡桌当作办公室。如此做法极为普遍,使得布鲁克林的Glass Hour咖啡馆从2016年起,干脆提供免费咖啡,但对座位按小时收费。


位于奥地利萨尔茨堡、莫扎特曾经常光顾的Tomaselli咖啡馆

北美的第一次咖啡浪潮始于19世纪末,相较于咖啡馆早已涌现、咖啡馆社交也已风行一时的法国与意大利城市,可说晚了近250年。从巴黎历史沧桑的花神咖啡馆,到奥地利萨尔兹堡、莫扎特常光顾的Tomaselli咖啡馆,欧洲的咖啡馆一直都是文化交流的场所。尽管咖啡本是云游四方之士与知识分子的饮品,在20世纪初美国禁酒运动期间,无酒可饮的美利坚却将咖啡因当成了酒精的替代品。

几十年间,北美人喝咖啡不太在乎其产地或口味。但到了20世纪70年代,一场重拾咖啡特殊性的运动兴起,被称为第二次咖啡浪潮。“人们开始饮用品质更好的咖啡,并开始光顾高品质咖啡馆”,全球咖啡业贸易组织精品咖啡协会(Specialty Coffee Association)的首席研究官Peter Giuliano如是说道。其中,最能代表第二次咖啡浪潮的美国城市是西雅图,星巴克正是在当时于此处起家。1971年,第一家星巴克开业;如今,全球范围内已有超过27000家分店。

不过,既然谈到了咖啡豆,又怎能不提它永远的伙伴——茶叶呢?尽管下午茶时间与咖啡小憩难分伯仲,但两者的起源大不相同。根据传说,茶在公元前2737年诞生于中国,因一阵微风将茶叶吹入皇帝盛着热水的杯子而来。自那以后,人们开始上茶馆天南海北地聊天,分享各类新闻。


又名Red(红)的艺术家兼建筑师康怡用20000个茶包创作的拉茶师傅肖像画;康怡用咖啡创作的周杰伦肖像画

饮茶仍然是中国文化的重要部分,在年轻人中间也很普遍。成都人民公园内的鹤鸣茶馆为中国最热门景点之一,也是观看绝妙的长嘴壶茶艺表演的好去处。


充满淡彩色调的迪拜Boston Lane咖啡馆;成都人民公园内的鹤鸣茶馆

继中国和日本之后,民族身份与茶相连最密切的国家恐怕就是英国了。17世纪时,茶传入了英国,最初被当作一种药剂。到了19世纪,英国政府已开始在印度种植茶叶,并从印度进口茶,最终饮茶习俗风靡了英国的各个社会阶层。

被称为“下午茶”的简餐传统则由一名英国公爵夫人开创,也很受工人阶层接纳。如今,除了喝茶,这套风雅习俗还包括品尝精巧的手指三明治、糕点和甜食。而下午茶对游客的吸引力也是有目共睹。

费尔蒙酒店充分挖掘饮茶风尚。在伦敦,由费尔蒙管理的萨沃耶酒店便在其Thames Foyer餐厅的艺术玻璃穹顶下,伴随现场钢琴表演,提供精致下午茶。宾客也可前往酒店的American Bar酒吧,小酌由茶或咖啡调配的鸡尾酒。位于英属哥伦比亚的费尔蒙帝后饭店则自1908年起就设有下午茶服务,提供包括帝后特调茶、桐木凤凰正山小种在内的21种茶叶选择。如今,酒店的茗茶传统仍深受当地人和游客青睐。


费尔蒙管理的伦敦萨沃耶酒店提供伦敦首屈一指的精致下午茶服务。在Thames Foyer餐厅,宾客开怀享用手指三明治、当季蛋糕与点心等的各类美食。

近来,通过长期合作伙伴Metropolitan茶叶公司提供的Lot 35(意为:拍品35号)茶叶系列,费尔蒙升级了旗下北美酒店的茗茶选择,该系列包括26款茶叶(及6款冰茶)。费尔蒙北美和中美地区餐饮主管Máiréad Murray表示:“我们的茶叶来自世界各地:斯里兰卡、印度、非洲。”他亦说道:“在设计该系列时,我们前去走访了若干茶园,以真正了解好茶的由来。”在挑选的过程中,协作者会谨慎确保所选茶叶符合原产地居民的口味,以展现当地风貌。


费尔蒙Lot 35茶叶系列的许多茶叶来自斯里兰卡。

在中东,茶和咖啡已融入社交生活。按照习俗,要在第一时间为进入家中的客人送上热饮。这项传统经久不衰,历来都象征着热情好客。就传统技艺而言,伊斯坦布尔费尔蒙Quasar酒店Demlique咖啡厅可谓传统土耳其咖啡领域的标杆。传统土耳其咖啡须伴有土耳其糖果。煮土耳其咖啡的工艺极为独特,甚至已入选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传统日本茶道是优雅的极致;伊斯坦布尔费尔蒙Quasar酒店的Demlique咖啡厅

是茶,还是咖啡——不必二者择一。这类全球性的传统将一边借鉴着过去的习俗的同时将继续向未来演进。或许,全球化一时间让咖啡爱好者占据了饮茶者的些许空间。但幸运的是,天下不缺咖啡因,足以人人皆享仍是美事一桩。

 

 

作者:Conan Tobias

Comments

More Posts From This Category